“背锅侠”与“工具人”——如今足坛,教练是否已经廉价?

2020年即将到来,也意味着2019-20赛季已经行至半程。对很多教练员来说,过去的半个赛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科瓦奇、波切蒂诺、埃梅里……不少教头都在过去的几个月遭遇解雇,只能在忐忑中等待新一年的…

2020年即将到来,也意味着2019-20赛季已经行至半程。对很多教练员来说,过去的半个赛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科瓦奇、波切蒂诺、埃梅里……不少教头都在过去的几个月遭遇解雇,只能在忐忑中等待新一年的到来。温格与弗格森的时代早已远去,教练们更多像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人。如今的足坛,教练是否已经廉价?

老板越来越“冷酷”,教练沦为“背锅侠”

在上赛季,波切蒂诺在赛季“零引援”的不利情况下带领热刺历史性的杀进了欧冠决赛。虽然未能捧起大耳朵杯,但阿根廷人和他的白色青年军依旧赢得了无数的赞美。可是几个月之后,形势就急转直下。11月,波切蒂诺就因为战绩不佳被热刺解雇。解雇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以至于波切蒂诺都来不及和球员们告别,只能在战术板上留下自己的赠语。

说散就散的确是热刺主席列维的风格,不过如今的足坛,老板们愈加“冷酷”可以说是整体趋势。欧冠小组赛最后一轮,那不勒斯4-0大胜比利时劲旅亨克,拿到了出线门票。但与之同时,主教练安切洛蒂也遭遇解雇。事实上,炒掉安帅早已是既定的结果,欧冠小组赛结束后再分手,已经是主席德劳伦蒂斯给予的额外“体面”。

热刺主席列维长期严格控制球队的薪资,不少球员已经不愿意将青春付诸于北伦敦。悬而未决的合同问题,无疑也影响到了球员们的场上表现。那不勒斯的更衣室兵变中,球队高层也扮演了负面角色——11月初输给罗马之后,主席德劳伦蒂斯单方面宣布进行封闭集训,一些球员甚至与副主席爱德华多当面争吵。

波切蒂诺与安切洛蒂们遭遇开刀问斩,固然有自身的原因——白百合曾在主场被拜仁2-7羞辱,那不勒斯同样在新赛季举步维艰,作为战术的制定者,主教练无疑负有责任。但另一方面,热刺、那不勒斯等球队的困境,也并非完全源于教练。被摆上祭坛的教练们不一定真的十恶不赦,而只是因为球队需要一个“背锅侠”来为惨淡的现状负责。

“多一英镑”成为往事,“价格”决定地位

时间倒退到几十年前,教练在行业内的地位绝非今日这般。布莱恩-克拉夫曾经带领诺丁汉森林对完成欧冠连庄的伟业,这位传奇教头以治军严格闻名。强大的纪律性,也是他的球队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据传他的合同中始终存在一项条款——无论何时,他的工资都要比队内的顶薪球员多1英镑,以此彰显自己“一号人物”的地位。

但是如今,球员的价值与教练的价值已经是两个维度的概念。“多一英镑”早已成为往事,球员的年薪多于教练已经是今日足坛的常态。安切洛蒂的继任者加图索在那不勒斯的年薪仅有75万欧元,仅仅是天蓝军团中卫库利巴利的1/8.米兰名宿签下的也只是一份赛季末到期的短工合同,想要续约的话,必须达成一定的条件。

21世纪以来,球员的转会费单位经历了由“百万”到“千万”再到“亿”的变化,但是类似的膨胀却没有出现在教练席上。阿森纳刚刚聘请阿尔特塔为新任主教练,西班牙人之前是曼城教练组的一员,被瓜迪奥拉视为股肱。但枪手仅仅花了大约200万英镑,就成功为自己的前队长赎身,将其迎回了酋长球场。

这笔钱放进转会市场的话,大约是1/3个马丁内利的价格——一名之前效力巴西低级别联赛的球员。这种悬殊的价值差异下,不难理解为什么越来越多的球队老板会在战绩不佳时选择“休克疗法”,迅速更换教练以求改变——相比于花费几千万欧元更新阵容,用几百万欧元的代价送走技术区中的那位,无疑是更经济的选项。

权力功能被分割,“manager”时代不再

不过,如今教练们的职责也不再如前辈们一样繁杂。温格是酋长球场修建的主导者之一;弗格森当年也曾直接向曼联的青训部门直接下令,要求其认真追踪贝克汉姆的动向。在过去,教练们通常被称为“manager”,权力覆盖球队的各个方面——战术、引援、青训,甚至训练基地的菜单。

但是如今,俱乐部的权力架构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很多球队老板并不是莫拉蒂、阿布式的富豪球迷,只是将球队作为商业投资,并不善于直接管理球队;还有很多俱乐部的金主来自于海外,老板与球员们相距千山万水。因此,越来越多的俱乐部会设置总监一职,相比于主教练,与俱乐部拥有者关系密切、直接体现拥有者意志的总监们才更像是球队内“特殊的一个”。

2015年夏天,刚刚赢得英超与联赛杯双冠的穆里尼奥想要引进斯通斯加强后防,但最终蓝军的制服组仅仅为他带来了巴巴-拉赫曼与吉洛鲍吉。3年之后在曼联,穆里尼奥又经历了类似的剧情。托比-阿尔德韦雷尔德是葡萄牙人的转会目标,但曼联CEO伍德沃德认为这位球员年龄过大,而且没有足够商业价值,否决了这笔交易。

2012年,利物浦聘请了伊恩-格拉汉姆进入了技术团队。这位理论物理学博士善于利用比赛数据建立数学模型,并进行预测。克洛普的多特蒙德在2014-15赛季排名德甲第7,“渣叔”的声誉也因此受损。但根据格拉汉姆的计算,他们的发挥完全可以排名德甲第2。格拉汉姆的建议让芬威打消了对德国少帅的疑虑,4年之后他们也收获了丰厚的回报。

格拉汉姆们已经成为了足坛的新宠儿,数据分析师、视频分析师等新技术与新职位的兴起在分割主教练的功能。2014年《卫报》的文章就宣称,未来的足球比赛将是双方分析师们的较量。一个强大的技术团队可以让主教练如虎添翼,但也意味着主教练的重要性在不断的下降。

新的时代,新的定义

2017年1月16日,第50次双红会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上演。那场比赛中,曼联中场博格巴表现糟糕,送出1粒点球之余,还做出了对亨德森锁喉抱摔的危险动作。不过在场下,法国人与曼联上演了一场社交大秀。某知名社交媒体网站推出了博格巴的专属表情包,这也是首次有足球运动员“破圈”进入网络媒体。

博格巴是如今足坛的一个典型代表——商业资本大行其道的背景下,足球已经不仅是竞技,更是一场娱乐秀。球员与球队的价值也不仅仅在场内,同样在场外。C罗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条广告动态消息可以获得接近100万欧元,这样的事情做31次,他就可以获得3100万欧,等于他在尤文图斯获得的年薪。

球员场外价值的提升,也导致了教练地位的下降,毕竟很少有球迷会去在俱乐部官方商店中购买一件印有教练名字的球衣。“俱乐部比球员更重要,我的球员则比我更重要。”英超第16轮对阵伯恩利之前,热刺主教练穆里尼奥如是说。当年“特殊的一个”都已经笑着接受了这个现实,温格与弗格森的时代,真的已经永远的过去了。

(LLWY)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kongsally.com